容溪

【烈日灼心/伊辛】万法。THE DEAD END.章一

rolin's:

『题为万法,实则皆空。』



1.


现在想来,辛小丰是GAY好似有迹可循。在从赌球红酒庄飘忽飘忽回到警局之后,伊谷春连续抽了半包烟终于稍稍冷静下来,便如此思考到。


曾经有一次,他们小队要去GAY吧抓赌。收到这个消息之后,小队里传的沸沸扬扬,有人露出厌恶的表情,有人则像要打开新世界大门一般带着雀跃的兴奋。伊谷春记得那时候辛小丰坐在窗边,指间的香烟还剩下最后一口,烟灰倒是蓄了一大截,随时要掉落的感觉。就如同辛小丰本人的眼神,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哪里一般,无神又淡然。他抬眼看了伊谷春一眼,并没有说话,但伊谷春知道他明白了。


他们之间是在交谈,实际上气氛仍是静谧的,就算在已经炸开锅的小队协警夜班宿舍。此时此刻,伊谷春正在享受这种静谧与默契,却在下一秒辛小丰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整个人猛的往前倒去,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挡,便触及辛小丰薄薄背心遮盖下的前胸,温热。


[干!]被推了一把的人也毫不斯文,他借着伊谷春的手臂站稳之后扭头,看到何松嬉皮笑脸的贱样,[干嘛?!]他又补了一句。


何松嘿嘿嘿的笑,[到时候去GAY吧呀~咱们这里最受欢迎的,一定是小丰!]这话一出,宿舍里闹得更欢腾,夹杂着男性之间心照不宣的有色笑意。


伊谷春看到辛小丰瞬间凝固的表情,随即转怒,扑上去打何松。


事出有因,话出有理,他们小队,生得最好的的确是辛小丰。就是他的那副长相,每次看他近似于迫切的冲在队伍最前面好像不怕死的样子的时候,伊谷春都会觉得有些勉强。


但他很勇敢。伊谷春喜欢这样似乎随时都在消耗自己的辛小丰。


 


执行任务的那一天,他们集体换上便服,伊谷春的意思让每个人单独或成对的进去,间隙10—20分钟,先熟悉一下环境到时候再一并抓获。辛小丰作为警长手下的得力干将,获得了最后和伊谷春成对进去的殊荣。


在等待的时候,辛小丰一直安静的坐在车里。他今天穿的和平常无异,灰黑色,整个人弥漫着如何松所说大概很吸引基佬的忧郁气质。


辛小丰在发呆。


他手里的香烟又蓄了一大截烟灰。每每看到这个场景,伊谷春都很担心这个烟灰掉到他身上会不会烫到,可事实上辛小丰可是一个可以随手捏灭烟头弄得拇指面目全非的汉子。


伊谷春叹了一口气,辛小丰被这一声叹息唤回了神,手中的烟一抖,果真落到了他的黑色裤子上,他嘶了一声,伊谷春看在眼里,伸手过去抢来辛小丰的烟塞进自己嘴里,然后又去拍拍他腿上的烟灰,动作一气呵成,熟稔得仿佛老友。


辛小丰抬起头来,看着伊谷春,正确的说是看着伊谷春嘴上的烟。


他们之间总是这样,从不忌讳香烟的第一口与最后一口,唾液与烟雾的重叠,可他们明明认识还未满三个月。


 


[走了。]伊谷春按灭那只烟,扭头对辛小丰说。


辛小丰点点头,打开了另一边的车门。


他显得有点紧张。


明明从前都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推开GAY吧沉重的大门之后,伊谷春也是第一次见到里面光怪陆离的世界。他下意识的转头看辛小丰,对方也有些无所适从的低下头。


那个样子居然纯情得就像未经人事的少年。


伊谷春心里想着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一边往前走,辛小丰跟在他身后。在经过吧台的时候,有人朝辛小丰吹口哨,他俩齐齐望去,看到一个肌肉横生的猛男。看到辛小丰几乎是尴尬又勉强的扯了扯嘴角,伊谷春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气,他盯着肌肉猛男,另一边手却猛的揽过辛小丰的肩头,猛男切了一声,扭过头去。伊谷春仿若胜利般的,潇洒搂着辛小丰往前走。


其实搂得也挺勉强的。


毕竟两个人的身高啊身材啊都差不多。但辛小丰今天特乖,任凭伊谷春搂着,很好的进入了GAY吧的角色。


那时候伊谷春还记得自己所看到的辛小丰,眼帘低垂,睫毛煽动,半张脸被镭射灯照得五颜六色,仿佛已经融入这片晦暗而艳丽的世界。


可在踹门进入包厢抓赌的时候,他又变回了那个勇敢的辛小丰,一踹一个准,直到赌徒全部跪下,他气喘吁吁的转身过来,伊谷春看着他。


啊啊,好想抽根烟。


现在就想。

评论

热度(396)